MOHK🥂👔

ひふど is real.

(預告)【始隼】伊卡洛斯的墜落

*ORIGIN

*天族魔族本為同源(皆出於始),之後演化成對立的立場,屬性也相剋

—————————

「始,好燙。」

「是隼太冷了。」

無盡的火在他身上蔓延開來,他疼得放聲哭喊,猶如甫降生於世時的初啼。他感到自由、喜悅,不停洶湧而至的情潮彷彿要將他融化,溺斃在眼前這人的骨血裡。

可冰與火該怎麼合而為一?

他明白緊擁著自己的造世者也一樣痛苦,他的撫觸與氣息都凍得那紫黑色的眉從未舒展。

【一二獨(ひふど)】老司機的無責任科學分析

研究顯示,人在熱戀期的時候,會產生一些激素讓腦袋變得「不正常」,戀人身上所有的缺點都能視而不見,都能被包容。但經過一段時間後,激素的分泌又會回歸正常,於是雙方會開始看清彼此的真面目,沒處理好的話便走向分手的結局。


那麼,長期關係又是怎麼維持的呢?


答案是透過「親密接觸」,因為親密接觸可以讓身體持續分泌這些激素,也就是說,雙方能持續「愛的感覺」,進而達到維持長期關係的這個目標。


說說一二獨,我認為只要是一般人,都會覺得獨步能忍受一二三這麼多年是件很神奇的事,半年減薪事件就是個非常典型的例子。來設定一個虛擬情境吧,如果我和獨步談這件事——


我:「獨步步噢,一二三可是讓你減了...

伊弉冉一二三之於觀音坂獨步,是被困在黑夜裡的陽光,是欲窒息之時的氧氣,是乾涸沙漠中的綠洲,是沈悶生活裡最夢幻的現實。

關於某邪教CP(?)

完蛋,我走上了奇怪的道路⋯⋯覺得他們那樣就夠了但還是很想寫後續(´ï½¥Ï‰ï½¥`)

說起來,大哥能讓大王坦率撒嬌這點已經不得了啦www要寫後續的話應該會從這點著手。

大王平常都是被依賴的對象,有這麼一個大哥可以依賴其實蠻可貴的。沒錯,他們其實比較像兄弟關係,但大哥送了戒指。

嗯,戒指。

裡頭包含了森林和河川的戒指。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別人的留言:「這是末將為你打下的江山。」

啊,「以天下換取你心」,大哥您很會,太會了(火速入坑

始得江海入汝心

被某王生日的推文震懾⋯⋯然後對不起!我實在忍不住了!!!拜託就一次,讓我嗑個邪教吧TWT

不談攻受,熟悉月歌的人看標題應該就知道我寫誰,請自行避雷。

另外,不叫將軍而叫殿下只是我的個人X癖,和史實不符什麼的就饒了我吧www


-----------------------


「殿下,是我。」


文月海扣響眼前的紙門,聽見裡頭傳來一沉穩的應許之聲,便拉開門,從容而入。


這兒是大將軍──幕府最高領導者的住所,整體擺飾卻不怎麼華貴,只有最低限度的生活必需品,可見宿主樸實簡單的行事作風。


「殿下,我,文月海,成功平亂回來了。」...


想寫篇一二獨ABO,路人視角,整體梗概大約是「隔壁平凡無味的Beta同事竟然是個已婚Omega並且還絕讚懷孕中」(什麼東西

私設獨步有信息素缺乏症,這種罕見疾病以目前的醫學還無法治療,也找不出發病原因。

有病腦洞

寂雷醫生大概是會自己寫同人小說的腐男子(?

小說推薦序可能會是這樣:新宿麻天狼最強幼馴染合二為一、治癒人心,堪比世上最好的特效藥。由麻天狼代表——神宮寺寂雷醫生為您貼身觀察、自產自銷,以心理學的角度帶您深入幼馴染的兩人秘密世界,絕對品質有保證,不OOC。

【終於拿到立牌的我迅速弄了極簡陋的求婚現場】

🥂:獨步君!和我結婚吧!今天絕對會讓你有個超棒的夜晚💛

👔:⋯⋯等我先掐完脖子再說(臉紅)

🥂:那等你掐完了我們就回房間💛

👔:你什麼時候聽到我說答應了?!

🥂:剛才啊,反正你不可能一直掐著脖子💛

👔:邏輯正確⋯⋯

~HAPPY ENDING~

預計1/23(一二三之日)再發篇一二獨🥂👔

【一二獨(ひふど)】錯

聖誕快樂。


——————————


👔


出了社會後,聖誕節的意義對觀音坂獨步而言就只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有時甚至還挺糟的。可這次不同了——因為他難得能夠休假,而且還是在聖誕節。


沒錯,聖誕節。


他哼著年少時初次和伊弉冉一二三接吻那日不斷循環播放的情歌,像個孩子般踏著輕盈的步伐走出公司大門,走不到一百公尺他便想起:伊弉冉一二三,他的幼馴染兼戀人,新宿第一男公關,每逢大型節慶必忙得要死要活,根本無暇和他做些有的沒的黏膩情事。


被現實滅了火的觀音坂獨步突然有些沮喪。


沒能一起放假這種事經常發生,但他依然感到沮喪,尤其在這樣寒冷的平安夜裡,他忍不住想念起他...

大概只有我不知道的事

我終於搞懂一二三的香檳歌裡某句話的文法了!

「僕のものになりなよ」的「なりな」困擾我超久,因為我學過的只有「辞書形+な」的禁止形和「ます形+なさい」的命令形,但這句怎麼看都不是禁止形,也不是「なさい」的長相,所以「ます形+な」的句型讓我非常疑惑wwwwww

後來終於查到了!原來意思跟「なさい」相同啊啊啊!只是省略了「さい」!

結論:我們家的夜之帝王一二三(或者說四五六?)真的很尊很攻,因為「僕のものになりなよ」這句話並非請求,而是一種上對下的輕微命令。

【左馬一/一左馬】致我逝去的您

眨眼間,我便成為了心中所憧憬的您,甚至學會擁抱弟弟,學會以義氣良善待人。


可待我回頭一看,您卻不在了。


或者說,您變了。


我望著您「凱旋歸來」,身上沾染著別人的血氣,鞋底下踐踏著別人的淚,日積月累之下,血淚皆要成河。


記得某天夜裡,我去監獄接您,歸途上的空蕩及清冷都被您污穢的咒罵給填滿,漫進了我的耳,我的腦,我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正被疼痛般的酸楚所充斥。我自覺穿得夠多,夜風卻仍不斷侵蝕而來,直到全身發冷我才想起,您早已不再握我的手了。


您曾感慨地攬著我的肩說,您的手上都是硬繭和傷疤,只有我不害怕,只有我喜歡,真是個傻小鬼。當時的我回應道,那麼溫暖的一雙手,那麼溫暖的...

默默說一下

一二獨同人本repo又增加了四本,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â–½ï½€)

逛一逛虎穴忍不住又買下去了(掩面

然後全齡和肉本的比例也從5:3變成1:1(羞

恭喜麻天狼優勝!!!

所以該來寫個一二獨(咦

嗯,我會的。

【始隼】Soft and light

じく老師的隼生日賀圖太美好了。


———————————————


❄️


生日當天和戀人膩在一起是很正常的——這麼說來,睦月始就顯得不太正常了。


因為這天的壽星,他的霜月隼,正在對他鬧彆扭。


他故意在霜月隼面前晃來晃去,但霜月隼就是不看他,眉頭一皺又偏過頭去了。他也不怎麼著急,只覺戀人微微鼓起的臉頰有點可愛,他真想戳戳。


「始桑,怎麼能對隼說那種話啦!」葉月陽受不了這詭異至極的氣氛,拉住睦月始小聲埋怨道。


「嗯?我只不過問他是不是胖了啊?」睦月始有些困惑,一面在心裡偷偷回味霜月隼柔軟的肱三頭肌,暱稱蝴蝶袖。雖說是蝴蝶袖,霜月隼的身材仍是纖細而結實的,軟硬適...

【一二獨(ひふど)】兩廂情願

12/10,一二獨之日快樂!!!


—————————————


伊弉冉一二三是聰明的,但他藏得實在太好,儘管並非出於故意,我也覺得有些可怕。


我們是高中時期的同班同學,當年的我就坐在他和觀音坂獨步中間的座位。啊,那真是個惡夢般的座位,他們每天都隔著我說話,有時候吵架了還要我當傳聲筒。你說這哪裡是惡夢?我永遠記得他們某天的一段對話:


「一二三,上課認真一點啦,老師拜託我督促你好好唸書⋯⋯唉,這是我的錯吧,你的成績總是勉強及格,都是因為我——」


「哈哈哈這才不是你的錯呢獨步!別介意別介意!」


「給我反省一下啊!嗯⋯⋯哼,我知道...

好想看一二獨的小滑冰paro

他們穿上白色寬袖襯衫+黑色緊身皮褲+冰刀鞋,然後甜甜蜜蜜地滑個雙人舞,感覺就很美好啊😭

無論結果如何,12/12都要好好過

「獨步!要是我們麻天狼贏了,我們就結婚!」

「那如果輸了怎麼辦⋯⋯一二三就不要我了嗎⋯⋯」

「獨步你個大笨蛋!輸了當然也要結婚啊嗚嗚嗚——」


————————————


麻天狼要贏啊(´ï¼›Ï‰ï¼›ï½€)

勝利隊伍限定的販售獎品是香檳杯,還有一二獨顏色的香檳汽水,能不給他們贏嗎(´ï¼›Ï‰ï¼›ï½€)

拜託救救麻天狼啊啊啊啊啊啊

【一二獨(ひふど)】同人本repo

這次失心瘋買了十二本一二獨漫畫!對我而言,一二獨之所以吸引我,不僅是因為他們命運般緊密的羈絆,也因為他們之間的關係實在非常耐人尋味。

很多畫面都不是光靠文字就能形容的,可以的話還是希望大家能看漫畫,欣賞畫風、分鏡、劇情所帶來的感官震撼。

以下內容含大量劇透及個人想法,請慎入!


——————————————


*MY HAPPY ENDING(作者:嶋田)


因為從未思考過「最後」這件事,乾脆抓住那隻手一起消失也不錯,我曾這麼想。


一開始是獨步的回憶片段,一二三站在學校頂樓的欄杆外張開雙手,獨步緊張地大喊一二三,衝上前想抓住一二三。而時間回到現在,這一夜的獨步再次失眠,一...

【一二獨(ひふど)】最初和最後的天堂

天堂容不下禁果的甘美,但容得下相愛的純粹。


———————————————


十七歲的觀音坂獨步花了幾日將聖經讀完,他是圖書館內出名的借閱狂人,什麼都看。他闔起精裝書的硬質書皮,閉上酸澀的眼,黑暗中自然浮現的是他那俊美的、遍體鱗傷的、笑得張揚的金髮友人,他的伯利恆之星,他的耶路撒冷,他的奶與蜜之地。先知從未要他找尋聖地,但聖地主動向他敞開了懷抱,他明白那兒並非伊甸園,伊甸園容不下禁果的甘美,他們之間純粹的、近乎瘋狂的緊密連結。電子錶的機械聲響昭示著夜半的到來,他睜開眼,嘆了口氣,在日記本裡寫道:「上帝讓摯愛的兒子降生凡間,卻忘了告訴他如何保護自己。」他沉吟了會兒,又接...

「再怎麼痛苦的過去也只能顛覆了吧」

他們不怕遍體鱗傷,不怕改寫命運,不怕向前邁進,因為他們擁有彼此,而這是在他們相繫的二十多年裡,至始至終都沒有變過的東西。

新宿No.1牛郎與新宿No.1員工已結婚,謝謝大家。

【一二獨(ひふど)】勿忘草

  觀音坂獨步從未想過,伊弉冉一二三的體溫竟會比他們身下的冰雪還要冷,那不過是瞬間發生的事,此刻卻如永別般寂寥漫長。

  藩主被戰爭所帶來的利益蒙蔽了雙眼,性情日漸殘暴,身為部下的他們皆看在眼裡,加上一二三被藩主的女兒給糾纏,他們遂決定在某個冬夜攜手逃離。其實他們從未互訴情意,只是由於某種捨棄言語的默契,某種自然而然的牽引,某種溫柔強大的宿命。昨日他們尚在榻上交纏,今日冰霜便打在他們凍得略為發紫的臉龐,雪深及膝,空中無星無月,此時此景似乎正適合名為私奔的秘密,兩人感知到的唯一熱源來自彼此交握的掌心。


————————————————


(很想寫古風但...

謝謝官方!!!

不知道幾百年沒吃到官方的始隼糖了。

久違的始隼胡言亂語

喔喔喔!根據月舞,世界裡同時存在兩對始隼的話,那個世界就會失衡!

但夢見草世界原本就沒有始隼,所以始隼在夢見草世界的出現會導致失衡。

結論:始隼不能隨便穿越,否則世界會毀滅。

一個小自介www

【一二獨(ひふど)】衝動

那日的我一時衝動,沒多想便花掉幾個月的薪水進了店,正好成為你的第123456位客人。


「噢!我永久不滅的友人!」你說,嗓音甜得要溢出蜜來,「我的第123456位客人能獲得一次特殊服務的機會,你希望我為你做些什麼?」


啊,好刺眼。


我望著閃閃發亮的你,從中看不見愛以外的東西。


「......首先......我想問個問題。」


「嗯?請說。」


「你也會像這樣對待其他人嗎?」


「當然不會!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


「......」


工作模式中的你是如此擅長察言觀色,想必一定從我的話語裡嚐到了些許嗆辣的醋味。


「那好。」我說,「我要你抱緊我。...

想認識喜歡一二三的太太( ´Ð”ï½€)

求!勾!搭!(シャンパンゴールド奏起!


真的好喜歡一二三(´ï¼›Ï‰ï¼›ï½€)他是又可愛又帥氣的小太陽!雖然常常不會看人臉色wwwwww


而且他月薪12345600日元,還包辦所有家事,和他同居簡直不能更幸福啊啊啊!真羨慕獨步有這樣的同居人(´ï¼›Ï‰ï¼›ï½€)


噢還有,他的聲音真的真的真的很好聽!木島隆一太棒了(´ï¼›Ï‰ï¼›ï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