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HK

喜歡寫短篇的圈地自萌之人。

free:真遙
文豪野犬:織太
月歌:始隼、始春?(總之始攻)
刀劍亂舞:小狐三日、兼堀

每次恋忘れ草跳到這裡,他們握起手的力度總會讓我想到這首古詩: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乃敢與君絕啊......明明是分手歌(´・_・`)

200粉點文

突然就200粉,謝謝大家的支持( ´▽`)真遙、織太、始隼、小狐三日都可以點梗喔~

臣服

他經常覺得,睦月始這人挺奇妙,在夜深人靜的獨處時刻尤其會感嘆。

他們十二人,聚在一起便有十二種個性,誰都不是乖巧聽話、容易服從的類型,而他更不是。他習慣站在較高處眺望,或許偶爾當個領導者,腦中寬闊的知識宇宙與親人的性格容許他這麼做。

遇見睦月始後,一切都變得不同了。睦月始彷彿是世界的規則,站得比誰都高卻不擺架子,肅穆且溫柔,糖與鞭子施得恰當,與生俱來的領導風範讓所有人理所當然並心甘情願地臣服麾下,儘管本人似乎毫無自覺。


啊,心甘情願。


他有些懊惱地笑了,可他知道自己不後悔居於後位。他更知道睦月始的孩子氣代表全然的信任,那些玩笑、拳打腳踢也一樣。這時應該要用個形容詞,叫又愛又恨,但他恨不...

月舞,一條不歸路

我是因為校條扮演的始入坑的,越來越深陷,然後一看到校條可以輕鬆地公主抱仲田,但仲田卻不行的時候,我就知道完了,我出不去了——

校條X仲田,這對我完、全、可、以。

於是拜此之賜,除了始隼,我竟然吃得下一點始春了(眼神死)。

而且校條真的很像始啊,不只帥,力氣大還有對搭檔粗魯什麼的也是www身為一個始攻派,認識校條簡直幸福到炸。

提問

國王大人的酒力到底如何???
百科上都沒人翻譯2015和2016的設定⋯我看了日文也只是一知半解QAQ

【始隼】習慣

前文《秘密》、《故事》背景下的婚後生活。

最近沈迷始隼無法自拔。


《秘密》:

http://nagisaowo.lofter.com/post/1d0e7e01_c4ac725

《故事》:

http://nagisaowo.lofter.com/post/1d0e7e01_c7ba0d7


-------------------------------


霜月隼難得出外景不在家的幾天,睦月始便深刻體會到了習慣的可怕。這是他們婚後的第八個年頭,安然度過所謂七年之癢,儘管他們完全不覺得哪裡癢。


你說日常能轟轟烈烈、驚險刺激到哪去?當然不能,生活那麼平凡,不外乎就是吃喝玩...

等等我的語彙力#%^*+=¥&$

始:魔族,創造
隼:天族,知識

【小狐三日&始隼】完美的童話總有快樂結局(上)

這有病的文就獻給鳥海吧(?

請先確定「同時接受這兩對CP」後再觀賞,謝謝配合。

-----------------------------------

小狐丸出陣了一早上終於滿級,刻有偌大譽字的徽章握在他手中,頭頂飄落的櫻花花瓣尚未停過。回本丸時他不斷想像著退休後將與三日月宗近度過什麼樣的悠哉生活,才剛愉快地踏進大門就被審神者拉到一旁咬耳朵。


「狐丸啊。」審神者喜歡這麼喊他。


「是?」


「你昨晚......是不是和爺爺肌膚相親,做得太過火了?」


「昨晚我倆並無肌膚之親。」小狐丸當然明白審神者在說什麼,他和三日月宗近昨晚僅是抱在一起睡,什麼也沒做,根本不能算是他主人所謂的「肌膚相親...

花面病

逛P站看到的梗。現在同人圈的花吐病那麼氾濫(?),這種有新意的梗當然要分享一下!以下是加入了本人一點見解的梗概:

花面病患者對自己的容貌(或其他部分?個性、長處之類的)沒有自信,臉上佈滿根與花朵,患者看得見但無法說話、無法進食,只能靠營養劑以吸管攝取營養及水分。


根可能延伸至脖子、鎖骨、背部(視病況而定),勉強拔下來的話,根的生長面積會擴張,塞住氣管。只要不亂拔,花面病就不會危及生命。


花則會隨著患者的情緒改變顏色,以作者的設定為例,黃色似乎是平常的樣子,橙色代表高興,青色(藍色)代表悲傷,綠色代表痛苦,黑色代表生氣,紅色代表害羞,白色代表愛。顏色方面應該能隨著不同的作者作調整,但我...

沒人想寫甜的衛昂嗎⋯tag裡只有三篇,而且三篇裡就有兩篇虐的😭😭😭他們明明那麼甜!!!Why!!!

藉機吹一下Growth

聽了衛的ReRaise完整版,後面的高音真是QAQ想起四人命運的相遇,整個人都起雞皮疙瘩了,不禁腦補衛在唱歌的時候對錄音室外面的其他三人溫柔地笑,而他們邊聽邊哭的樣子。

但他們一定也是笑著的。

藤村衛,一個蠢萌卻不失溫柔與成熟的男人,也是天才、音樂之父(?),Growth的作曲擔當(雖然其實是じょんwww),充滿個性及幻想的曲風創造了獨特的世界觀。

於是我現在得了Growth中毒症,每天都要聽好幾遍,尤其是月影のリフレイン、不死鳥のネビュラ,絕對有資格被稱為神曲啊啊啊!!!其他歌也很棒,像ラダキアナ是我的入坑曲(因為玩ツキパラ),還有昂輝、涼太的solo曲⋯⋯

要吹也吹不完,全部聽就對了www

【始隼-百年孤寂番外】轉生

他揉碎了不久前摘來的星星撒進研磨碗,發光體銳利的邊邊角角劃破他的肌膚,鮮血涓流自指縫間流瀉。再加入一點兒紺色夜空的寂靜,一只蝴蝶的烏黑骨幹便生成了。

是的,唯有骨幹。

還缺摯愛之人的吻。

於是他用唇觸碰那尊貴卻毫無生氣的王,輕巧如隼鳥的羽絨,氣息吹拂飄渺的靈魂,紫羅蘭綻放於骨幹的空缺處,使它得以翩翩飛起。它威風地振翅了會兒,而後佇足在他幾乎似雪那樣白的指尖。王與生俱來的高傲並沒有凍壞他,他知道那其中的溫柔,不多不少正好足夠他依賴生生世世。

去吧,往時間之流。

你能不能在百年後想起我?

會的,一定會的。

在相遇之始,便會想起。

【始隼】百年孤寂

*歐洲士兵前世paro
*只是想寫個文藝感(一點也不
*HE!!!
*和百年孤寂原作完全無關,因為我沒看過(弱弱

------------------

他的胸膛被發著冷光的利刃刺穿之時,你距離他僅僅不到兩公尺,正好擊敗衝你來的最後一個敵人;而他無暇顧及胸口的痛楚,搏盡了全力只為達成唯一的使命,趁著尚未倒下揮舞著配劍斬下敵人的首級,但他終究與敵人血淋淋的軀體和頭顱一同落地、掙扎、沈寂。

敵方全滅,你們大獲全勝。你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

你趕至他身邊,雙膝跪地,將氣若游絲的他抱進懷裡,更脫下自己的軍服按在胸口的滲血處。很快地,你的軍服便被染成大片的暗紅色。

「沒事的喔,始不會死的。」

你擠出笑容,一遍又一遍柔聲安慰...

【不專業考察:關於始大人的肌肉】

這張圖來自舞台劇官推,有點久了,但我想說一件不知有沒有人發現的事:D

始大人認真地鍛鍊肌肉,身材卻一點也不魁梧;而隼完全沒鍛鍊,卻有和他差不多的體型,這也是讓他心裡不太平衡的地方(來自ツキパラ)。畢竟他是十二人中,唯一多年來連一公分都沒長高的人www

那麼,難道勤奮練武的始大人沒長肌肉?

身材的問題困擾我很久了,因為至今的任何一張圖裡,他基本上都包得緊緊的,就算露一點胸膛或手臂也看不出什麼端倪,而且他又是穿衣顯瘦的類型。但這張!終於被我找到了!

請比較一下兩人的肱二頭肌啊啊啊!確實有粗細之分啊啊啊!

至於這代表什麼,老司機們應該心知肚明:D(被施以鐵爪功

關於小狐丸(活擊小狐太好了)

在小狐三日同人裡,小狐丸有時會被塑造成情緒波動大(內心戲多)、佔有慾強、容易吃醋等模樣,不是說有什麼錯,畢竟每個人對於角色的理解不同,創作的故事當然也不同,各有各的特色和看點。
或許是因為我自帶男神濾鏡(?),我心中的小狐丸富有神聖色彩,他不僅是由刀匠三條宗近及稻荷大神一同打造的神刀,更是與三日月十分相似的平安太刀。他高貴典雅、雍容大度、溫和有禮,並只會在戰鬥必要之時釋放潛藏於自身的野性力量——正所謂韜光養晦,這便是我敬愛他的地方,而三日月也是如此。
在戰場以外之處,他們的日常只需清如茶水,不過冷也不過燙。他們相敬如賓且平凡相依,將溫柔餽贈彼此,將強大留在心底。

感動QAQ

活擊6話竟然有小狐丸,我都要感動哭了QAQ雖然鏡頭很少嗚嗚⋯⋯
果然平安時代的刀就是氣質非凡,他和三日月就是兩個優雅又從容有禮的老人家💛💙一起慢慢喝茶聊天吃地瓜棒什麼的根本老夫老夫!

文野小說四微心得

看完55minutes了......要是出動畫一定很刺激。能講的東西其實很多,這裡只提一點點。

相較於黑手黨時期,太宰真的改變不少,不僅聰明絕頂依舊,他更是散發著溫柔的力量,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敦以為太宰是「完美」的。他的確向著光,卻也不忘偶爾踏入黑暗(尋死),畢竟活下去的意義不會那麼快找到。而幸好,他找到了一群人,他們重視生命,將他視為一份子,連救他的方式都事先擬定。幸好他是被愛著的。

在尾聲,他想起了織田作。特務課消除一切關於Mimic的紀錄,或許也包括織田作的事?但無論如何,只要他活著,織田作也存在他心裡,成為灼燙的光源引領著他。

【始隼】天狐之婚

百鬼夜行設定的始隼簡直萌殺我......向官方爸爸致敬!
此腦洞有病,再說一次,有病。

------------------------------

你知道狐狸娶親會發生什麼事嗎?是的,會下起太陽雨,愛侶將在綿綿細雨下結合,並接受彩虹的祝福。

嘛,本該是這樣的。

黑天狐始與白天狐隼是掌管陰陽兩界的狐神,是超越神的存在,更是閃瞎世界的光,部下們及森林裡的小動物每日都能看到他們黏膩在一起的樣子:巡視領土或四處遊玩時牽牽手,休憩時依偎著彼此,睡覺更不用說,什麼姿勢都有......要不要想歪隨你。

然而他們也是吵過架的。兩大狐神結婚前夕,森林裡一片喜氣洋洋,熱鬧籌備婚禮之際,他們身邊的部下卻突然問了一個看似平凡的...

【真遙&宗凜】沒羞沒躁or臉紅心跳?

當官方亂搞事,我們越是要站穩!

賀:真遙渋谷結婚(好像沒有不對)
求:讓宗介幸福吧(絕對絕對絕對)

-------------------------------------

~真遙的場合~

親愛的真琴:

我做了夢,夢裡的我們都是旱鴨子,連泳池也怕得要命。之後我們長大,你當了國文老師,我當了藝術家,就這樣平淡地過一生。

我知道看到這裡的你在想什麼。

別擔心,無論身處哪一個時空,無論身份為何,我們依然會相遇,依然會在一起。

愛你的遙

親愛的遙:

我也夢過不少類似的情節,在某個夢裡我們是消防員和半人魚,在別的夢裡我們是糕餅師(我做的東西不知道能不能賣......)或其他各式各樣的身份。

而唯一不變的是我們之間的感情,上天...

【織太&真遙】情書(太宰治&七瀨遙生賀)

遲來的生賀(土下座)......這是一個「被人收穫」與「收穫人」的故事www因為趕時間所以有點短又有點隨便,請見諒(再次土下座)QAQ
我真的好愛靈魂伴侶型CP啊啊啊
。・゜・(ノД`)・゜・。

太宰治(6/19)
七瀨遙(6/30)

祝你們生日快樂🎂

------------------------------

01

聽見同居的戀人要調職的消息,太宰治絲毫不感到驚訝。

「調去哪?」

「一個叫做岩鳶的地方。」織田作之助向他展示網頁上的照片,「看起來是個靠海的小鎮。」

「靠海呀......」他輕笑,從背後摟住織田作之助的脖頸,「不是挺好的嗎,你喜歡海。」

「是啊,我喜歡。你......想留在橫濱?還是要跟我一起?」

「...

【始隼】Dragons' love

考完期末放飛自我的小腦洞:黑幫paro
黑龍組少主睦月始X白龍組少主霜月隼

就是個壞掉(?)的始💜

-----------------------

倉庫破舊的大門被踹開,複數支鐵棒在水泥地上刮出刺耳的聲響,名為恐懼的東西緩緩逼近。


「不、不要過來!再過來我就把白龍組的少主——」


「哦?」領頭的睦月始停下腳步,不可抑制地輕笑了起來,瞪大的雙眼卻充滿發狂似的冰冷殺意,「區區一個你,能夠幹些什麼?畢竟你的同伴都被我們給滅了嘛。」


「胡說!注意你的態度!我真的會一槍斃了他!」


「態度?像你們這種狂妄自大的無名小卒,我們黑龍組沒殺你們就不錯了。」睦月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擲出鐵棒,...

我對織太的愛

太宰先生呀,你說人不要可憐自己,我卻是做不到的。我覺得自己可憐,但誰叫我甘願與康莊大道背道而馳,走進那充滿荊棘的、人煙稀少的美麗幽徑,快樂並痛苦著。

我大喊,這裡沒有人在嗎?啊,那些人奔向康莊大道啦,全都一副神彩奕奕的模樣,徒留飢腸轆轆、口乾舌燥的我,只能吸食腦海中幻想的奶與蜜,假裝我深愛的兩人在某個平行時空得以幸福。

我不明白,在討厭對方的情況下,要如何讓他們(非指織太)相愛?我若是告訴他們,你們應該在一起,他們說不定會朝我翻白眼,還吐在我身上呢。相愛相殺?對我而言,那不是能夠相守一生的愛,相知相惜才走得安然長遠。

當然,人各有所好,我無法干涉康莊大道上的人們。因此我只好偶爾抱怨,然後裝作若無其事...

【織太】電車

太宰治上了電車,車上人不多也不少,但過分沈默,沒有任何人交談。他不在乎那些人,更不介意死寂,反正剛好與他生命中最糟糕的兩個星期相襯。

提醒到站的機械音響起,他準備下車,卻發現窗外的世界一片黑暗,本該艷陽高懸的天空此刻掛著一輪血月。電車沒有停下,正當他疑惑之時,或許是駕駛員的人斷斷續續地廣播:

「次は、お前だ。次は、お前だ。(下一個,輪到你了。下一個,輪到你了。)」

突然,他看清了車上乘客的模樣。他們大半都穿著黑底白條紋的襯衫,頭上全套著挖了雙眼、鼻子、嘴巴共四個洞的牛皮紙袋,朝他蜂擁而上。

「嘻嘻嘻嘻,找到他之前,不能回去喔。找到他之前,不能回去喔。」

「......嘖!」他大怒,開始發了瘋似地一一扯掉...

近侍曲!!!

啊啊......狐丸(我喜歡這樣叫他)和爺爺的近侍曲真是太美好了,那種華麗莊嚴的強大氣勢,不愧是他們啊。

不過,他們儘管相似,也富有個人特色。

爺爺的曲子高貴典雅,狐丸的曲子則狂放不羈(沒錯就是野性啊啊啊),聽著聽著就彷彿和他們一同站在戰場上,看他們揮刀從容,舉手投足、一頻一笑間全是身為平安時代刀劍的優雅及歲月凝煉出來的默契......

光聽近侍曲就能有這麼多感想,我也真是(笑)

私心打個小狐三日tag~

【始隼】獨佔你的愛

又是腦洞www交往年齡參考了前文《迷途》設定,不看前文也行。鄰近考試就特別想寫文啊......


-------------------------------


霜月隼長年戴著的黑色頸鍊是睦月始送的。當時他們剛交往不久,卻做過除了上床以外的所有事,最出格的行為也止於親吻。而這就是睦月始送禮的原因了。


「你想試試吻痕?」十八歲的睦月始問,「那是什麼?」


同樣十八歲的霜月隼笑笑,「親吻的時候吸吮得用力些所浮現的瘀青。百科上是這麼寫的喔。」


「......」睦月始聽了一臉嫌棄,「瘀青有什麼好的?」


「宣示主......嘛,試試看就知道啦。」...

【始隼-迷途番外】全員發廚中

腦洞www延續《迷途》設定。

第二個孩子也長大啦:D


------------------------------------


房間內瀰漫著肅殺的氣氛,盤腿的睦月始板著一張臉,矮桌另一頭的一大兩小則在進門看見他的表情後,便自動自發地乖乖跪下正座。待三人坐定,睦月始拿起桌上的筆記本,將上面的數字展示出來,猶如審判官掌握了最重要的罪證。


「你們。」


「......是。」三人弱弱地回應。


「這個數字是怎麼回事?」睦月始指了指寫著總結金額的欄位,「我說過的吧,就算家裡不缺錢也不能這麼浪費,嗯?」


「那、那絕對不是浪費!」霜月隼率先吹響反擊的號角,「買偶像的周邊怎麼...

「不殺人的黑手黨嗎⋯⋯」

沒人注意到這個嗎(;´༎ຶД༎ຶ`)
他笑得我心好痛啊(;´༎ຶД༎ຶ`)
官方就愛偶爾捅刀(;´༎ຶД༎ຶ`)
織田作啊啊啊啊啊(;´༎ຶД༎ຶ`)


私心打個織太tag

達亞向預防針:If 16翼將全掛

只剩下我能為你、為你們吟唱悼歌了。

我試著搜索記憶中法蘭奇絲唱過一遍又一遍的曲調,卻發現它於我乾裂的喉是那樣陌生,不斷張合的嘴僅能咬出幾個錯誤的音符。我不後悔呀。因為,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有學會它的必要。

臨走前你說:殿下,千萬要保重。

是的,我親愛的達龍,我必須保重。誰教我落入帕爾斯的宮殿,踩過堆積如山的屍體,踏破腥臭的血河,就為了保護尚未死去的人民。王位彷彿是種詛咒,然而這是我所背負的荊棘,我唯有振作、邁步向前的權利。

因此我不能終日悲慟流淚。

我不能隨你而去。

【始隼-迷途番外】美好的慘劇

《迷途》結尾兩年後的故事。真心不虐。

賀ツキパラ開服⊂((・x・))⊃


----------------------------


沈重的腳步聲漸漸逼近,如月戀迅速反鎖房間的門並熄燈、拉上窗簾,將瑟瑟發抖的自己悶進棉被裡躲藏。他小聲嘟囔道:「戀君啊戀君,今天陽光那麼好,你為什麼不出去玩?你為什麼偏偏要作死?!」



事情是這樣的。炎炎夏日,這天只有如月戀和國王大人一家三口宅在月野宿舍,享受難得的悠閒時光。共有間的電視正播放兒童節目,睦月始與平時相同,一臉肅穆(其實他放鬆得很),在沙發裡翹著二郎腿,左手摟著周身溫度維持20度的霜月隼,右手則顧著坐他腿上的女兒睦月雫。


一年...

【一個小透明的織太本repo】

等了好久終於拿到了,讚美各位爸爸!!!讚美織太!!!光是封面就美哭啊!加上各種刀糖相向的小故事和美圖,身為一個織太粉真好

。・゜・(ノД`)・゜・。


話說,本子裡最讓我覺得虐的一段話竟然是:「織田作,雨怎麼還在下?好冷。」

ಥ_ಥ

嗚嗚嗚嗚讓我來溫暖你吧太宰先生!!(你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