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HVKD

喜歡寫短篇的圈地自萌之人。

free:主真遙、宗凜
文豪野犬:主織太
月歌:主始隼
YOI:主維勇、奧尤
刀劍亂舞:主小狐三日、兼堀
亞爾斯蘭戰記:主達亞

& ALIVE Growth🌸🕊🍃🌙

【始隼-百年孤寂番外】轉生

他揉碎了不久前摘來的星星撒進研磨碗,發光體銳利的邊邊角角劃破他的肌膚,鮮血涓流自指縫間流瀉。再加入一點兒紺色夜空的寂靜,一只蝴蝶的烏黑骨幹便生成了。

是的,唯有骨幹。

還缺摯愛之人的吻。

於是他用唇觸碰那尊貴卻毫無生氣的王,輕巧如隼鳥的羽絨,氣息吹拂飄渺的靈魂,紫羅蘭綻放於骨幹的空缺處,使它得以翩翩飛起。它威風地振翅了會兒,而後佇足在他幾乎似雪那樣白的指尖。王與生俱來的高傲並沒有凍壞他,他知道那其中的溫柔,不多不少正好足夠他依賴生生世世。

去吧,往時間之流。

你能不能在百年後想起我?

會的,一定會的。

在相遇之始,便會想起。

【始隼】百年孤寂

*歐洲士兵前世paro
*只是想寫個文藝感(一點也不
*HE!!!
*和百年孤寂原作完全無關,因為我沒看過(弱弱

------------------

他的胸膛被發著冷光的利刃刺穿之時,你距離他僅僅不到兩公尺,正好擊敗衝你來的最後一個敵人;而他無暇顧及胸口的痛楚,搏盡了全力只為達成唯一的使命,趁著尚未倒下揮舞著配劍斬下敵人的首級,但他終究與敵人血淋淋的軀體和頭顱一同落地、掙扎、沈寂。

敵方全滅,你們大獲全勝。你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

你趕至他身邊,雙膝跪地,將氣若游絲的他抱進懷裡,更脫下自己的軍服按在胸口的滲血處。很快地,你的軍服便被染成大片的暗紅色。

「沒事的喔,始不會死的。」

你擠出笑容,一遍又一遍柔聲安慰...

【不專業考察:關於始大人的肌肉】

這張圖來自舞台劇官推,有點久了,但我想說一件不知有沒有人發現的事:D

始大人認真地鍛鍊肌肉,身材卻一點也不魁梧;而隼完全沒鍛鍊,卻有和他差不多的體型,這也是讓他心裡不太平衡的地方(來自ツキパラ)。畢竟他是十二人中,唯一多年來連一公分都沒長高的人www

那麼,難道勤奮練武的始大人沒長肌肉?

身材的問題困擾我很久了,因為至今的任何一張圖裡,他基本上都包得緊緊的,就算露一點胸膛或手臂也看不出什麼端倪,而且他又是穿衣顯瘦的類型。但這張!終於被我找到了!

請比較一下兩人的肱二頭肌啊啊啊!確實有粗細之分啊啊啊!

至於這代表什麼,老司機們應該心知肚明:D(被施以鐵爪功

關於小狐丸(活擊小狐太好了)

在小狐三日同人裡,小狐丸有時會被塑造成情緒波動大(內心戲多)、佔有慾強、容易吃醋等模樣,不是說有什麼錯,畢竟每個人對於角色的理解不同,創作的故事當然也不同,各有各的特色和看點。
或許是因為我自帶男神濾鏡(?),我心中的小狐丸富有神聖色彩,他不僅是由刀匠三條宗近及稻荷大神一同打造的神刀,更是與三日月十分相似的平安太刀。他高貴典雅、雍容大度、溫和有禮,並只會在戰鬥必要之時釋放潛藏於自身的野性力量——正所謂韜光養晦,這便是我敬愛他的地方,而三日月也是如此。
在戰場以外之處,他們的日常只需清如茶水,不過冷也不過燙。他們相敬如賓且平凡相依,將溫柔餽贈彼此,將強大留在心底。

感動QAQ

活擊6話竟然有小狐丸,我都要感動哭了QAQ雖然鏡頭很少嗚嗚⋯⋯
果然平安時代的刀就是氣質非凡,他和三日月就是兩個優雅又從容有禮的老人家💛💙一起慢慢喝茶聊天吃地瓜棒什麼的根本老夫老夫!

文野小說四微心得

看完55minutes了......要是出動畫一定很刺激。能講的東西其實很多,這裡只提一點點。

相較於黑手黨時期,太宰真的改變不少,不僅聰明絕頂依舊,他更是散發著溫柔的力量,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敦以為太宰是「完美」的。他的確向著光,卻也不忘偶爾踏入黑暗(尋死),畢竟活下去的意義不會那麼快找到。而幸好,他找到了一群人,他們重視生命,將他視為一份子,連救他的方式都事先擬定。幸好他是被愛著的。

在尾聲,他想起了織田作。特務課消除一切關於Mimic的紀錄,或許也包括織田作的事?但無論如何,只要他活著,織田作也存在他心裡,成為灼燙的光源引領著他。

【始隼】天狐之婚

百鬼夜行設定的始隼簡直萌殺我......向官方爸爸致敬!
此腦洞有病,再說一次,有病。

------------------------------

你知道狐狸娶親會發生什麼事嗎?是的,會下起太陽雨,愛侶將在綿綿細雨下結合,並接受彩虹的祝福。

嘛,本該是這樣的。

黑天狐始與白天狐隼是掌管陰陽兩界的狐神,是超越神的存在,更是閃瞎世界的光,部下們及森林裡的小動物每日都能看到他們黏膩在一起的樣子:巡視領土或四處遊玩時牽牽手,休憩時依偎著彼此,睡覺更不用說,什麼姿勢都有......要不要想歪隨你。

然而他們也是吵過架的。兩大狐神結婚前夕,森林裡一片喜氣洋洋,熱鬧籌備婚禮之際,他們身邊的部下卻突然問了一個看似平凡的...

【真遙&宗凜】沒羞沒躁or臉紅心跳?

當官方亂搞事,我們越是要站穩!

賀:真遙渋谷結婚(好像沒有不對)
求:讓宗介幸福吧(絕對絕對絕對)

-------------------------------------

~真遙的場合~

親愛的真琴:

我做了夢,夢裡的我們都是旱鴨子,連泳池也怕得要命。之後我們長大,你當了國文老師,我當了藝術家,就這樣平淡地過一生。

我知道看到這裡的你在想什麼。

別擔心,無論身處哪一個時空,無論身份為何,我們依然會相遇,依然會在一起。

愛你的遙

親愛的遙:

我也夢過不少類似的情節,在某個夢裡我們是消防員和半人魚,在別的夢裡我們是糕餅師(我做的東西不知道能不能賣......)或其他各式各樣的身份。

而唯一不變的是我們之間的感情,上天...

【織太&真遙】情書(太宰治&七瀨遙生賀)

遲來的生賀(土下座)......這是一個「被人收穫」與「收穫人」的故事www因為趕時間所以有點短又有點隨便,請見諒(再次土下座)QAQ
我真的好愛靈魂伴侶型CP啊啊啊
。・゜・(ノД`)・゜・。

太宰治(6/19)
七瀨遙(6/30)

祝你們生日快樂🎂

------------------------------

01

聽見同居的戀人要調職的消息,太宰治絲毫不感到驚訝。

「調去哪?」

「一個叫做岩鳶的地方。」織田作之助向他展示網頁上的照片,「看起來是個靠海的小鎮。」

「靠海呀......」他輕笑,從背後摟住織田作之助的脖頸,「不是挺好的嗎,你喜歡海。」

「是啊,我喜歡。你......想留在橫濱?還是要跟我一起?」

「...

【始隼】Dragons' love

考完期末放飛自我的小腦洞:黑幫paro
黑龍組少主睦月始X白龍組少主霜月隼

就是個壞掉(?)的始💜

-----------------------

倉庫破舊的大門被踹開,複數支鐵棒在水泥地上刮出刺耳的聲響,名為恐懼的東西緩緩逼近。


「不、不要過來!再過來我就把白龍組的少主——」


「哦?」領頭的睦月始停下腳步,不可抑制地輕笑了起來,瞪大的雙眼卻充滿發狂似的冰冷殺意,「區區一個你,能夠幹些什麼?畢竟你的同伴都被我們給滅了嘛。」


「胡說!注意你的態度!我真的會一槍斃了他!」


「態度?像你們這種狂妄自大的無名小卒,我們黑龍組沒殺你們就不錯了。」睦月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擲出鐵棒,...

我對織太的愛

太宰先生呀,你說人不要可憐自己,我卻是做不到的。我覺得自己可憐,但誰叫我甘願與康莊大道背道而馳,走進那充滿荊棘的、人煙稀少的美麗幽徑,快樂並痛苦著。

我大喊,這裡沒有人在嗎?啊,那些人奔向康莊大道啦,全都一副神彩奕奕的模樣,徒留飢腸轆轆、口乾舌燥的我,只能吸食腦海中幻想的奶與蜜,假裝我深愛的兩人在某個平行時空得以幸福。

我不明白,在討厭對方的情況下,要如何讓他們(非指織太)相愛?我若是告訴他們,你們應該在一起,他們說不定會朝我翻白眼,還吐在我身上呢。相愛相殺?對我而言,那不是能夠相守一生的愛,相知相惜才走得安然長遠。

當然,人各有所好,我無法干涉康莊大道上的人們。因此我只好偶爾抱怨,然後裝作若無其事...

【織太】電車

太宰治上了電車,車上人不多也不少,但過分沈默,沒有任何人交談。他不在乎那些人,更不介意死寂,反正剛好與他生命中最糟糕的兩個星期相襯。

提醒到站的機械音響起,他準備下車,卻發現窗外的世界一片黑暗,本該艷陽高懸的天空此刻掛著一輪血月。電車沒有停下,正當他疑惑之時,或許是駕駛員的人斷斷續續地廣播:

「次は、お前だ。次は、お前だ。(下一個,輪到你了。下一個,輪到你了。)」

突然,他看清了車上乘客的模樣。他們大半都穿著黑底白條紋的襯衫,頭上全套著挖了雙眼、鼻子、嘴巴共四個洞的牛皮紙袋,朝他蜂擁而上。

「嘻嘻嘻嘻,找到他之前,不能回去喔。找到他之前,不能回去喔。」

「......嘖!」他大怒,開始發了瘋似地一一扯掉...

近侍曲!!!

啊啊......狐丸(我喜歡這樣叫他)和爺爺的近侍曲真是太美好了,那種華麗莊嚴的強大氣勢,不愧是他們啊。

不過,他們儘管相似,也富有個人特色。

爺爺的曲子高貴典雅,狐丸的曲子則狂放不羈(沒錯就是野性啊啊啊),聽著聽著就彷彿和他們一同站在戰場上,看他們揮刀從容,舉手投足、一頻一笑間全是身為平安時代刀劍的優雅及歲月凝煉出來的默契......

光聽近侍曲就能有這麼多感想,我也真是(笑)

私心打個小狐三日tag~

【始隼】獨佔你的愛

又是腦洞www交往年齡參考了前文《迷途》設定,不看前文也行。鄰近考試就特別想寫文啊......


-------------------------------


霜月隼長年戴著的黑色頸鍊是睦月始送的。當時他們剛交往不久,卻做過除了上床以外的所有事,最出格的行為也止於親吻。而這就是睦月始送禮的原因了。


「你想試試吻痕?」十八歲的睦月始問,「那是什麼?」


同樣十八歲的霜月隼笑笑,「親吻的時候吸吮得用力些所浮現的瘀青。百科上是這麼寫的喔。」


「......」睦月始聽了一臉嫌棄,「瘀青有什麼好的?」


「宣示主......嘛,試試看就知道啦。」...

【始隼-迷途番外】全員發廚中

腦洞www延續《迷途》設定。

第二個孩子也長大啦:D


------------------------------------


房間內瀰漫著肅殺的氣氛,盤腿的睦月始板著一張臉,矮桌另一頭的一大兩小則在進門看見他的表情後,便自動自發地乖乖跪下正座。待三人坐定,睦月始拿起桌上的筆記本,將上面的數字展示出來,猶如審判官掌握了最重要的罪證。


「你們。」


「......是。」三人弱弱地回應。


「這個數字是怎麼回事?」睦月始指了指寫著總結金額的欄位,「我說過的吧,就算家裡不缺錢也不能這麼浪費,嗯?」


「那、那絕對不是浪費!」霜月隼率先吹響反擊的號角,「買偶像的周邊怎麼...

「不殺人的黑手黨嗎⋯⋯」

沒人注意到這個嗎(;´༎ຶД༎ຶ`)
他笑得我心好痛啊(;´༎ຶД༎ຶ`)
官方就愛偶爾捅刀(;´༎ຶД༎ຶ`)
織田作啊啊啊啊啊(;´༎ຶД༎ຶ`)


私心打個織太tag

達亞向預防針:If 16翼將全掛

只剩下我能為你、為你們吟唱悼歌了。

我試著搜索記憶中法蘭奇絲唱過一遍又一遍的曲調,卻發現它於我乾裂的喉是那樣陌生,不斷張合的嘴僅能咬出幾個錯誤的音符。我不後悔呀。因為,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有學會它的必要。

臨走前你說:殿下,千萬要保重。

是的,我親愛的達龍,我必須保重。誰教我落入帕爾斯的宮殿,踩過堆積如山的屍體,踏破腥臭的血河,就為了保護尚未死去的人民。王位彷彿是種詛咒,然而這是我所背負的荊棘,我唯有振作、邁步向前的權利。

因此我不能終日悲慟流淚。

我不能隨你而去。

【始隼-迷途番外】美好的慘劇

《迷途》結尾兩年後的故事。真心不虐。

賀ツキパラ開服⊂((・x・))⊃


----------------------------


沈重的腳步聲漸漸逼近,如月戀迅速反鎖房間的門並熄燈、拉上窗簾,將瑟瑟發抖的自己悶進棉被裡躲藏。他小聲嘟囔道:「戀君啊戀君,今天陽光那麼好,你為什麼不出去玩?你為什麼偏偏要作死?!」



事情是這樣的。炎炎夏日,這天只有如月戀和國王大人一家三口宅在月野宿舍,享受難得的悠閒時光。共有間的電視正播放兒童節目,睦月始與平時相同,一臉肅穆(其實他放鬆得很),在沙發裡翹著二郎腿,左手摟著周身溫度維持20度的霜月隼,右手則顧著坐他腿上的女兒睦月雫。


一年...

【一個小透明的織太本repo】

等了好久終於拿到了,讚美各位爸爸!!!讚美織太!!!光是封面就美哭啊!加上各種刀糖相向的小故事和美圖,身為一個織太粉真好

。・゜・(ノД`)・゜・。


話說,本子裡最讓我覺得虐的一段話竟然是:「織田作,雨怎麼還在下?好冷。」

ಥ_ಥ

嗚嗚嗚嗚讓我來溫暖你吧太宰先生!!(你滾

【織太】嗅覺靈敏者的抱怨

啊,已經開始了?


咳咳,我是坂口安吾,嗅覺十分敏銳,但我認為這一點好處也沒有。你說我就像考了99分卻唉聲嘆氣的討人厭學霸?......真抱歉,老實說,我就是你說的討人厭學霸。不過這和我想抱怨的事完全無關。


我第一次與織田作先生和太宰君相遇時,他們剛結束任務,身上的味道......唔嘔、請容我不去形容(摀住嘴巴)。總之那味道對我而言刺鼻地不得了,因此我要他們站遠一點,再遠一點,再遠,遠得他們的背只離牆壁幾毫米(怎麼能讓臭炸了的他們貼著我辦公室的牆壁!),卻沒什麼用......他們後來甚至撲到我身上,那一刻的我簡直想自盡!


唉,我早該察覺,出任務已經算是非常正當的理由了。有天,我比他們早到Lupin...

給安吾:

這是我寫給你的第一封信,也是最後一封,因為我這次真的要去死了。

你可能不會相信,畢竟幾十年來我都將自殺掛在嘴邊,就算真的身體力行了也不過半吊子,結果便是我仍活著,得以坐在這兒寫這封亂七八糟的信,而且還是給你的。

我一直死不了的原因,你大概是明白的吧?不過是為了完成那人的囑託。如今我們周遭的人老的老、死的死,我們自己當然也一樣;而我的使命已完成,離開這個世界也沒有遺憾了。

我想去找那人。

你會為我感到悲傷嗎?

我永遠記得幾十年前,你在身份暴露之後依然說著希望能再一起喝酒,也記得你被車撞之前一臉嚴肅地要我逃走。你的這份情感讓我不得不承認,當那輛車碰地撞上你的那一瞬間,我心中的確有著罪惡感。

然而我的歡...

【ツキパラ】
有人在玩月歌音遊嗎~~
福利很多喔www一進遊戲就是這兩只

【織太】愛人未成年時的應對方式

「織田作,我想喝你的酒!」

「不行太宰,你還未成年。」

「那我想和你(自主規制)!」

「......不行,你還未成年。」

「......那接吻可以嗎?」

「當然可以。」

【兼堀&小狐三日】薑是老的辣

和泉守兼定作為目前本丸中最年輕的孩子,最近經常一個勁地嘆氣,俊俏的外表藏不住他的煩惱。


他坐在榻上,眼神亂飄,支支吾吾地對拉著他心理諮商的審神者說,「主人啊,您說的對,我喜歡國廣沒錯,我是說,堀川國廣。但我可是又流行又帥氣又強大的刀,實在拉不下臉去做些扭扭捏捏的情愛之事!要我告白什麼的,根本──」審神者聽了,一臉生無可戀,「果然還是個小孩子,國廣都比你成熟!嘛,不過他年紀本來就比你大。我親愛的兼桑呦,你憋著不告白又何嘗不是扭扭捏捏的行為?看看那邊平安時代的老人家!」


和泉守兼定順著審神者的手指往外廊一看,哎呀不得了。三日月宗近以優雅高貴的語氣愉快地開著黃腔,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在談論...

【真遙】讓我們用愛擊敗KY

啊,我又寫了什麼鬼。真是久違的真遙,被微博的KY炸出來惹,沒錯,這是真人真事啊!中途如有不舒服,請......看到最後www

含微宗凜。


-----------------------------


七瀨遙開始在競泳的世界舞台上大放異彩後,他的教練成功說服他辦了個SNS帳號,要他和粉絲互動云云;但他使用SNS的頻率極低,偶爾發的照片也全是青花魚被煮熟後躺在盤子裡的模樣,直接關注橘真琴還比較能追蹤到他的最新動態。難道他的手機只用來打電話嗎?不,他用手機用得比朋友們都兇,至少在玩「深海小鎮」等遊戲這方面。難道他不需要社交嗎?據他所言,陌生人不需要;至於朋友們發生的事,橘真琴自然就會告訴...

【織太】Be mine!

●無異能的傻白甜學園paro,無賴派三人是同級生,含部分官方最新愚人節企劃梗

●無賴派=ぶらいは(buraiha)

●迷弟太宰出沒注意,他要成為網球王子的男人(?)

●有人畫了扎起頭髮的織田作,帥我一臉

●神啊,請讓他們普通地談一次不普通的戀愛


-----------------------------------


01


布萊哈學園位於橫濱市中心,是此地知名大學:苯苟大學的附屬高校,學風自由,形形色色的社團林立,每年一次的布萊祭是學生們最重要的活動之一。


織田作之助,網球部部長,身為本校最大社團的傳奇人物,他總能在關鍵時刻擊出精妙的一球,彷彿早已預測到對...

月歌的神曲:ツキノウタ完整版之不專業感想

完整版終於出了!等好久啦~

這裡只有提到之前未公開的第二段到結尾。光看文字無法真切感受到心靈的震顫,快去找來親耳聽聽吧♥


第二段一開始就是年長組,順序是始→春→隼→海。哦呼,我直接升天。個人非常喜歡年長組,尤其是兩位隊長!另外我也喜歡春的歌聲,海則是所有人的好哥哥~嘛,總之他們都又帥又好!

接下來到副歌結束都跟前面一樣,然後是一段有鋼琴伴奏的橋段,和前面相比風格驟變,怎麼說呢,就像魔王大人悄悄施了魔法,俘虜所有聽眾的心吧。這個橋段也確實俘虜了我的心,不只因為那神秘而華麗的風格,更因為它和後面的段落完美結合:副歌之前的前導段落升高了key,聽起來不但不突兀,反而有昇華作用!

最後以副...

【織太】先別管拯救世界了,我要先拯救你

又名「地獄鬼神與七個太宰治」,放飛自我的產物,源自我的夢境。有點像是Amnesia加上檢非違使......?再加上鬼燈www


-------------------------------------


說起我與太宰治的相遇,著實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想必他也是如此認為。


身為一個鬼神、閻魔大人的第一輔佐官,再怎麼威風還是得好好睡上一覺,對吧?但就因為那個太宰治,不,是那七個太宰治,我六天沒有闔眼!宇宙中共有七個平行世界,地獄卻是同一個,出了點亂子就會大幅增加工作量。而太宰治知道我嚴以執法,總是挑我不在時來地獄報到,避開與我在審判廳上的直接接觸,你說氣不氣人?


一切的開端必須...

想寫小狐三日的文可是...

無意間又看見言葉之庭裡面的和歌,覺得跟小狐三日相配得不得了,好想寫文可是它簡潔有力到根本不需要我寫文,嗯。

聽說狐狸娶新娘時會下太陽雨。雖然這首和歌中沒有陽光,但很暖,可以把第一段看成是小狐丸視角,第二段則是三日月視角。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

隱約雷鳴,陰霾天空,即使天無雨,我亦留此地。

【織太】與下屬的黑幫之戀

芥川龍之介性喜閱讀,他的涉獵範圍並非僅限於實體書。他最近熱衷於一步連載中的網路小說,名為《與下屬的黑幫之戀》(他堅持自己絕對不是因為某種非分之想而看的,是對黑幫這個題材有貼近感),作者署名「O.D.」,以逼真的黑幫生活描述為特色,加上簡潔有力、甜而不膩的戀愛情節,迅速擄獲讀者的心,竄上此網站的排行第一。


故事裡除了身為黑幫幹部的主角、不殺人的黑幫基層戀人、帶圓眼鏡的情報員朋友、死對頭矮子幹部等角色,最能引起芥川龍之介共鳴的角色其實是另一個下屬──渴望被讚賞的煩人下屬。之所以「煩人」只是因為主角這麼說,芥川龍之介完全不能理解。


「......煩人?如果是在下,在下也會像那個下屬一樣做...